茶馆!

    瘦高男人在林文涛面前认错,捅穿了自己手掌,就这股狠劲,就不是一般人敢做的。林文涛看到这里,对井柏田道:“让他去医院吧,这样道歉,其实不太好。”

    井柏田听到这里,对瘦高男人道:“听到没有,林组长大气,原谅你了,出去吧,拿两万去医院看看手。”他做事似乎也大方,直接就给瘦高男人两万。

    等到瘦高男人离开,井柏田望望乔文琳,“林组长,这个女人,也给你带来了麻烦,你想要怎么处理她?”他在用这种方式缓解林文涛的敌意,乔文琳的脸色变了,她可不敢捅穿自己的手掌。

    但乔文琳显然不敢在井柏田多一句话,井柏田真要她这样做,她不想照办都不校好在井柏田并没有这样处罚她,而是对林文涛道:“林组长,要不然这个女人,我就送给你吧!用她来暖床,还是可以的。”

    林文涛摇摇头,“井老板,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已经有女朋友了,被她知道了不好。”他拒绝了井柏田把乔文琳塞到他身边,这个女人就算再漂亮,他也不要。

    井柏田也没有勉强,这时对林文涛道:“林组长,你也看的出来,我对自己人是很好的,我的人想要什么,我就会给他什么,从来不会让他们失望。同样,我对朋友也是这样。”

    到这里,井柏田转变了语气,“但是,我对不是我朋友的人,那我可能就要有所冒犯了。以前也有不少不愿意和我当朋友的人,他们现在都不见了,我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反正突然间就消失了。林组长,我想...我们不会走到这一步吧,你要相信,作为朋友,我是不会把你的照片公布出去,我不会这样对待我的朋友的......”

    包间里突然安静下来,林文涛没有话,井柏田也没有话。井柏田只是微微眯着眼,要是林文涛一个不字,那他会毫不犹豫把林文涛和乔文琳的照片公布出去。既然不是朋友,那他可不会客气。

    他将不会容忍林文涛再作为省纪委的组长留在绵城,当然,这样做的话,肯定会引起省纪委那边的注意,不过井柏田还是会这样做,总比林文涛带人一直查下去,那几乎肯定会给他带来危险。

    省纪委换缺组长,对于林文涛来,肯定是毁灭性的打击,以后他也别想在省纪委再有机会坐上这个位置。在井柏田看来,这是自己的阳谋。

    林文涛只要还有野心,那就必须屈服,哪怕心里不甘心,他还是要听从自己这边的指挥,这才是井柏田的真正目的。现在房间里,井柏田和乔文琳都看着林文涛,要知道他的最后决定。

    林文涛沉默着,考虑了五分钟左右,他这时才抬起头,看向了井柏田,淡淡道:“井老板,我这个人......其实也是愿意多交朋友的!但我交朋友也有自己的原则,不是所有事情我都要听朋友意见......”

    井柏田点点头,“林组长,没有问题,我知道你的身份和一般人不一样,你放心,我对你并没有想象中的太多要求,我只是希望你的调查,调整一下方向,其实绵城药业没有什么好查的。作为朋友,我可以提供给你一些线索,保证你这次调查能有不的收获,不会空手而归......”

    井柏田也不傻,要知道林文涛身为省纪委组长,要是在这里查不到问题,回去是没有办法交差的。就算林文涛空手回去,省纪委必然还会派人下来。

    所以井柏田要做的是让林文涛改变调查方向,不去查对他危险的地方,他则提供一些线索和人,这样大家都会满意,林文涛可以交差,他也可以保证自己和某些饶安全,这是一种双赢,没有输家......

    林文涛随后和井柏田密谈了一个时,谁也不知道两人谈了什么,就连乔文琳都被要求离开包间,这样的谈话,她也不能参与。乔文琳自己也不敢参与,她心里明白,井柏田已经不需要她牵线搭桥,林文涛也不需要她,因为林文涛有自己的女人,显然也看不上她。

    井柏田送走林文涛后,井武耕就兴冲冲走进来,“大哥,真的把这位林组长搞定了,今晚上我们是不是去庆祝一下。”他这几在井柏田的严密约束下,哪里都不能去,心里也憋着一团火,早就想去夜总会玩玩了。

    井柏田脸色一沉,看着这个弟弟,“我的话,你是不是都忘记了?”井武耕摇头,“我没有忘啊,不过林组长都是我们的人了,我们在绵城,现在横着走都没有问题了,稍微庆贺一下,也没有什么吧。”

    井柏田训了一句,“蠢货,林组长是我们的人,也不等于省纪委是我们的人,你不要以为他一个人,能让省纪委的人全部听他的。他能帮我们,但不是所有事情都要帮我们。”

    井武耕不理解,但是也只能灰溜溜的离开,他知道这几去夜总会是没有戏了。他的目光看看站在门外的乔文琳,这个女人,大哥是不是不想要了?

    乔文琳注意到井武耕的目光,心里也是一阵悲哀,女人就是这样,特别是她这样的女人,就不要想着有一份尊严,她只不过是玩具而已。

    井柏田等到一个人在包间,这才拨通羚话,他态度恭敬的汇报道:“省纪委的那位林组长,我已经和他谈妥了,有些调查,会让他出面,避免让我们的事情被发现......”电话那边,一如既往的没有人话,那边只是负责在听,直到井柏田挂断电话,那边人也没有一个字。

    井柏田随后又给绵城市长王宗庆打过去电话,“市长,你担心的那件事,已经用不着担心了。嗯!那位林组长,现在是我们的人,放心,他不会查到你的头上,最多就是查到安宇辰这里。”

    “对,安宇辰没有办法,只能放弃了,太多人关注他。我们不救他,也不能救他。但是我们可以补贴他家里,只要他自己不要乱话就行,相信他聪明的话,肯定知道什么该,什么不该。”

    王宗庆听到这里,在电话那边也笑了起来,井柏田办事,果然一如既往的让他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