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渡劫大佬在人间 > 第427章 一定会来
    “燕老。”

    “燕老好。”

    燕卫国昂首阔步,行至朱绍身前略微顿足,斜着看他一眼,“朱书记好。”

    “许久不见,燕老前辈风采还是一如往昔啊!”朱绍似乎没瞧见他目光中的鄙夷和不满,春风满面的笑着恭维两句。

    燕卫国不置可否的轻哼一声,径直看向亭中,亭子里的人一直未曾转身。

    燕玉情被周遭或惊艳或羡慕的眼光刺的浑身不自在,这些人目光中大抵都带着些许侵略性,唯独一道稍显温和的目光,来自于一个穿着缎面旗袍的女人。

    这女人眼中只有对美的赞叹,没有其他女性眼神中隐藏的妒忌和憎恨,只此一点就令她对其心生好福

    “玉情,你跟我来。”

    燕卫国瞧着那笔挺的背影看不出深浅,但从身边人话间有意无意透露的信息中,知道李素同在这儿至少站了二三十分钟。

    除寥燕家人,他想不出其他理由。

    搁在往常,燕玉情第一时间就会挪动身体跟上爷爷的步伐,可现在她却下意识往身侧看了一眼。

    江燃一身青衫,泛黄的脸色似乎也被映上几分淡青色,看上去像极了青竹碧玉。

    时有周围人窃窃私语的谈论声传入耳中,大概都是在议论燕玉情的资国色。

    直到万众瞩目的红裙女看向身侧时,周围的嘈杂低语声微微一空,清江省中诸多豪门贵胄人上人,才分了些关注在那青衫男子身上。

    这其中大部分人端详片刻,都没和记忆中的面庞挂上号,唯独从清云远道而来的楚家老二楚仲川,在看到江燃的第一眼,就无比谨慎的偏开了目光。

    他努力压抑着再看一眼的观察观察的想法,强迫自己将注意力集中在燕玉情身上,以此表现出对江燃的漠不关心。

    江燃压根未曾理会这些蝇营狗苟的所谓豪门,更不在意他人疑目,一如方才面对燕家族人时的不屑一顾,只朝着场中最夺目的女子轻轻颔首。

    见他面色平静,燕玉情略显紧张的情绪也缓解不少,在燕家诸多叔伯和其余豪门中饶注目下,莲步轻移走到人群最前方,在燕卫国身边站定。

    察觉到江燃没有阻拦的动作后,燕卫国眼中浮现一抹感激,他是真怕对方头脑一热,连谈话的机会都不给。

    等燕玉情见过李素同以后,也就等于全了和大宗师的君子协议,其后发生的事情,便暂时和大宗师无关,多少有一段缓冲期。

    “神仙妃。”韩晨贪婪的望着仅仅是简单抬步,便袅娜到呼吸急促的身影和腰线,有些情不自禁的喃喃低语。

    “我只当爱慕者夸大其词,不曾想这世上竟真有这般瑶池琼葩。”

    旁边教他年长些的男人虽心中也有些绮念,但到底不似韩晨表现的这样明显。

    “韩哥,你看……”

    方承宇的惊呼打断了韩晨的思绪,顺势抬眼顿时一怔,方才和燕家处在同一队列中的青年,竟在燕玉情走进亭中后,也独身一人缓步靠近那里。

    他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回想起燕玉情方才回眸的动作,这才反应过来应该不是在看燕传,而是在征询这青年的意见。

    韩晨刚有些忿然,心里的妒意还没生出来,就听方承宇在那自言自语的分析,“这厮面生,而且看上去年纪比我都,燕卫国带着他做什么?”

    这话一出口,韩晨心中便是一凛。

    若是以燕玉情的美貌为筹码,寻到合适的机会能换取多大的襄助?这青年莫非就是燕家捉襟见肘之下找来的帮手?

    这猜测如果成立的话,那对方的身份可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

    “燕传!瞅瞅你好女儿惹出的大麻烦!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跟你大哥交代。”

    燕家队伍里也并非都是一条心,燕卫国刚带着燕玉情走进亭子,便有个五十来岁,粗眉毛的中年男人怒声叱责起来。

    燕传眼中闪过一丝厌烦,面上毫无表情,也没有出言解释。

    “传儿,你四叔也是为了燕家考虑,的话难听零,你也别放在心上。”

    发觉燕传并未顶嘴,其余饶心思便开始活络起来,跟粗眉毛男人站在一起,面容姣好的妇人脸上带笑,语重心长的道。

    “姨句不中听的话,那女娃娃眼生泪痣,看着不是个有福相的,再者毕竟不是燕家骨血,看着一沉默寡言的,谁知道心里憋着……”

    霍英抬手摁住燕传肩膀,一声怒喝打断了她的话,“够了!闭上你的嘴,老燕不在,老子可还听着呢!”

    他一声怒吼引得远处不少人侧目,见状都在心中暗暗摇头,单凭现在这一幕,等燕卫国百年,燕家到底还能留存几分家业,怕都是个未知数。

    霍英发话后,燕家其余人一脸讪讪,也没人敢真个顶嘴,只有被吓了一跳的妇人面带难堪,恰好又看见江燃不知所谓的往亭中走,顿时忍不住嘀咕起来。

    “去吧,去李会长面前继续装模作样,最好把人全都得罪个干净,看看会有什么好下场。”

    ……

    燕卫国和燕玉情走进亭中,却发现亭子里的人没有转身的意思。

    等了十来秒,燕卫国有些不耐烦,压着怒火出声提醒道,“李先生,大宗师吩咐的事,燕某已经做了,有什么想问情丫头的,你直便是。”

    他是来服软讲条件赔偿的没错,可也不至于在李素同面前卑躬屈膝。

    大宗师就算有意联合上面整顿旧贵,可不是还没真正出手么,何况真到不得已的地步,他也能拼着老脸不要保住燕常

    李素同目观悠悠江水,听完燕卫国的话之后,闭目长长叹息一声,转身之际已锋芒毕露。

    “大宗师吩咐的事?”

    “何为大宗师?内劲离体十丈,二十丈,还是三五十丈?”

    李素同甚至连客套也没有,目光森寒,边往前走边厉声喝道。

    无形的内劲鼓荡着撑开他衣衫,而后如一阵掠境狂风迎面而来,竟将燕玉情红裙吹得高高扬起。

    “你!”燕卫国苍老的面上是极度的震惊,颤抖着出声,“你也步入大宗师境了?”

    “二十一年四个月零三前,我便是了。”李素同双目微红,内劲如浪潮般在亭中游走,随时都能化作惊涛骇浪。

    “你,你……”燕卫国心中简直跟日了狗一样,二十一年前李素同才多少岁?要真是那个时候便成大宗师之境,现在实力得有多高?

    燕玉情同样想到了这一点,被风扰乱的青丝下,是一张煞白的脸。

    “燕玉情,你知道本座为何独独要你来见我自证清白吗?”李素同身上的温文尔雅尽数消失,看向红裙女的眼中唯有冷意。

    燕玉情芳心一紧,下意识回头望去,江燃已至亭前,于是耳中便有沉稳的脚步声和惨笑声同时响起。

    “本座知道,若你来,则他一定会来!”

    “杀害我儿罗宏的凶手,一定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