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只想完成个任务 > 第121章 记性越来越差了
    707室内。

    缓缓睁开复眼的达拉斯·晓黑沉着脸,已经分不清是脸黑一些,还是给饶感觉黑一些。

    黑狮子的脸色着实不好分辨。

    摩卡儿·萨多觉得这场游戏还需要段时间才能完全结束,至少解密这种东西怎么也不可能破除法阵。

    “蠢笨的人族。”

    摩卡儿·萨多看着要炸毛的狮子,心情也没那么糟糕了,看着升起白雾的外面也没有回去教堂的想法。

    “你应该想一想……为什么他们找不到解决办法,比如你又忘记了什么……”

    “我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忘记呢。

    达拉斯·晓刚刚直起身子又窝回沙发,他感觉自己什么都没忘记,比如他执着敬爱信仰于心的摩卡儿·萨多大人。

    还迎………

    一张生气忘记扔进废纸堆里的法阵图,他捂脸轻笑道:“还是神使大人了解信徒,确实当时只顾着带您变成的少年去个更平和的空间,忘记扔一张重要的东西进去。”

    “是你记性越来越差了,达拉斯。”

    达拉斯·晓叹了口气,看着外面升起的白雾,灵敏的耳朵回荡着教堂的祷告声,血腥气也仿佛挥散在空气郑

    其中一只复眼看见摩卡儿·萨多白色教袍沾染的灰尘,他紧皱眉头像是无法忍受任何脏东西染脏那片洁白。

    “确实,请原谅我的粗心大意,有脏污沾染了您干净的衣袍都没注意。”

    “达拉斯你太过注意了,我现在并不是界的神使,只是被下罚的罪臣。”什么最最干净的神明不能被玷污,也只是从前。

    达拉斯·晓听不得他自贬的话,只紧张的去给爪子清洁,擦干净水渍,转身进入卧室心提出一套新的白袍子。

    “地狱里唯一一只月魔蛛吐的丝线做的,它只吸收日月精华为食,我仔细检查过………您原先的袍子旧了。”

    摩卡儿·萨多抚摸上袍上纹路,原来是头狮子,他还以为又是什么使之翼的纹路,明知故问道:“送我。”

    达拉斯·晓将金边白袍展开给他细细的看,无一处细节不精致带着心思,缓道:“也不会给别人。”

    披肩的两道留着放羽翼,迟早都能用上,也迟早能看见那一刻。

    “达拉斯,你在想什么?”

    “在想怎么把那张忘记的纸,塞进他们的脑子里,其他办法实在太麻烦了。”

    “那就明日再想吧。”

    “我服侍大人更衣。”

    摩卡儿·萨多蓝眸映着这头高大的黑狮子,玩笑道:“莫尔菲西的第八将臣给下罚的罪臣更衣。”

    达拉斯·晓作似深思,道:“如果您介意这个身份,那我只是晓,不是什么第八将臣,也不是达拉斯。”

    而且您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沐浴阳光般最美丽八翼使,永远永远都是。

    “只是感觉这不是你应该做的。”

    “没有应不应该,达拉斯遇见了光才是真正顺和的,我的印象里晓是初见的光,现在是顺和的光。”

    “奇怪的解释,那就麻烦你了。”

    “可能吧,大人我收下爪子就好。”达拉斯·晓着身体也开始缩,最后停在比摩卡儿·萨多高一个头的高度,戴上新的白手套认真的为主教大人宽衣解带。

    摩卡儿·萨多轻应了声,染了脏污的外袍连带里袍一件件滑落。

    肩背上触目惊心的伤痕,实在谈不上好看,而他已经习以为常,就连现在被人拉下遮掩的外物,神色都没任何变化。

    玉润在空间腹诽着自家阿晓越来越出息了,绿帽一顶顶搬回家,它和珠圆都忙活不过来了。

    珠圆看玉润一眼,叨叨:“别催别催,大的织起来费劲,在等几。”

    “没事,你慢慢织,其实我感觉阿晓还好,只是单纯的帮忙换下衣服而已。”玉润的自己都不信,这多多少少在1v1文里是个无妻徒刑了。

    珠圆却习以为常,没感觉有什么,别换个衣服了,这清了记忆进世界上辈子的忠贞不渝它真没见过。

    宿主也是个奇葩,两个世界多少都有些过于宅了,没事是真的一步门都不愿意出,它真想看看宿主本体是个什么妖兽。

    树懒或是睡鼠可能……

    问玉润也不,反正等级别升上去它也迟早能知道。

    想着珠圆绿帽子织的更起劲了。

    707门外,恶魔放下信封,按着事先排练过的节奏敲响红木门,就化成红烟消失在门口。

    叩叩叩!

    达拉斯·晓刚刚给人整理好领口,门外就传出三声有节奏的轻敲声,恶魔的气息中还掺杂大恶魔的气息。

    “地狱里的人来下命令了。”

    “巴顿勒的气息。”着已经开门拾起地上烫金的黑色信封,看着印章也是巴顿勒特有徽章印记。

    “地狱里也没恶魔闲的还送信封,没有这个盖章也知道是谁了,真无聊。”

    “他给你送信封干什么?”摩卡儿·萨多询问着,并未有要讨要他手中信件一看的想法。

    “也没什么,他要取一样东西,可能觉得我离的近会帮忙,等他自己取吧。”信封都送到了,人已经在等几也该来了。

    忘记放进去的法阵破解方法,看了要寄给拿些人类了,真的计划赶不上变化。

    推进的速度太快。

    自己还没和大人相处够就要结束了。

    摩卡儿·萨多也没在问什么,盯着狮子的项链良久失神,真是头胆大包的狮子。

    佩莱连有可能威胁他地位的自己都无法忍受,莫尔菲西是怎么忍受他的存在的,尤其地狱和堂如此水火不容的情况下。

    想必对他这番作为不满的恶魔也不少。

    “你不害怕莫尔菲西杀了你吗?”

    “达拉斯只死于自己的光。”

    魔王在怎么看不惯自己,也不会为了杀他而踏入不喜欢的人间,所以巴顿勒才能出来。

    巴顿勒还真是一个不愿意提起的名字,一只行为怪异疯狂的白山羊。

    摩卡儿·萨多被他眼中的炙热的信仰灼伤了,竟有些想躲避他的目光,但还是从心的表达道:“很荣幸还是光。”

    “一直都会是的。”

    达拉斯的光不会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