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只想完成个任务 > 第120章 被下罚的六翼天使
    黑夜被驱散在迷雾的角落,晨光微起抓住光明命名的曙光。

    他们涌入角落换上心心念念的新皮囊,来往穿梭又驻足祈祷,欲要拥抱最后的一丝曙光。

    许黜开着豪车时不时在各处晃悠,等收集到对应高处的符号画下,便与707室拿到的法阵拼合图做对比。

    其他位置都一一对上,那中心的位置就是那座使石像,也是雾中祷告时变幻的中心教堂。

    教典中也有记载部分堂的神明和神使。

    摩卡儿·萨多是八翼使佩莱下罚的六翼使,而那即将抽芽长成参大树的第四对羽翼。

    许黜看着整合的资料下意识的想法,就是所谓的净土被光明笼罩堂,堂唯一的八翼使佩莱,他不希望第二位八翼使的出现。

    就像地狱阶级里只有一位魔王。

    而摩卡儿·萨多是他的神使,与日俱增的强大力量也是他的威胁。

    下罚的使无法回到堂,抽芽的第四对羽翼也消弭于充满污浊的城市,他也开始凋零。

    甚至成为这场惩罚的被困的其中之一。

    达拉斯·晓在这场惩罚游戏中扮演的角色,是魔王莫尔菲西与八翼使佩莱合作的实行者。

    可是要怎么破开这个法阵似的东西,两人几也没研究出头绪,那些收集到的纸张里密密麻麻如同蚯蚓的文字,看不懂什么意思,这边的书籍也没有这种文字的记录。

    许黜没时间和程一一慢慢研究,黑夜的时候绑回来了一只怪物,准确来是程一一这个世界的警察姐姐。

    程一一当场吓得话都快不会了,反应过来对着人一顿输出:“我ao!许黜你疯了吧!你绑她干什么?!赶紧送回去,我可不想再被陷害去当死囚了。”

    许黜毫不温柔的把她拖进来,往角落一扔,想都没想轻飘飘道:“体型,没什么攻击力很好抓。”

    程一一:“…………”

    猫脸女:“……………”

    她指着角落里死死盯着他们俩,还在挣扎眼里暗沉杀机的猫脸女,满脸迷茫语气微抖着道:“我是要你炫耀得瑟吗?!还有我问的是你绑她干什么?好抓你就抓啊!”

    这什么脑回路,他要见那头狮子今好欺负,是不是还想去狮子屁股上拔几根毛。

    而且这货是不是完全忘记被陷害后,他们两个并排跪着差点死在教堂门口了,要不是那头狮子又闲的蛋疼突然出现在教堂外,带上使少年又和那个搔首弄姿像是顶了头墨绿海带的女人打起来。

    真想想都就脖子发凉。

    想想那个墨绿海带头发的女人,就想到她被那残暴的狮子扭断脖子,又被幽绿诡异的火焰化成灰烬前恐怖的挣扎。

    现在是全身发凉了。

    许黜听着她后半部分,煞有介事地认同,道:“好抓当然抓。”

    难不成这傻缺………以为自己会闲的没事找事抓那头狮子?

    如果有条件当然可以,但就是真的抓着也不一定能有什么线索,危险系数五颗星。

    倒不如抓这只危险系数还没半颗星的猫脸怪物,看着也和傻缺一样好忽悠。

    套话什么不要太容易了。

    “怪物应该可以看懂这些文字,等下拿出来给她看看,实在不行就……”许黜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黑漆漆的眸闪动着室内的光线。

    程一一倒是没感觉到什么,有点质疑他的想法,但对他后半停顿的话就当那变态似的恶趣味了。

    以往也没少听着,每次都是自己被忽悠的团团转,希望出去再也不见,死变态!

    猫脸女却神色惊恐万分,她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许黜眼中的冰寒,与其是恶趣味,倒不如是等真的没用了,这就是他的下一步打算。

    杀猫灭口。

    毕竟谁也没办法确认放了后,会不会又被揭发到教堂接受死刑,而这些怪物的任务,就是在他们犯错后把它们都杀死在这个世界。

    “如果有了破这个法阵办法,最近拉几个可信度比较高的怪物办事不可以吗?这………”

    程一一先想到这就最快的道,一个“这”字后面的话却卡在喉咙里,深思后才发觉太想当然了。

    怎么就觉得搞定怪物简单,万一来了个半途叛变,自己可能会气得吐血三升。

    许黜像是知道她简单大脑里的想法,接着道:“不会,我们感觉这是没有尽头的游戏,但其实一共七十七场,我们到来的那一刻第七十七场已经开始了,它们只要完成任务就能得到所谓的释放。”

    “但我们就不一定了,死了不定就真的死了。”许黜想着越发觉得这些怪物其实很怕死在这里,这就更加好办了。

    程一一见许黜的示意,那么久的默契下来也知道他想表达的意思,真的是一句话能把他毒哑不成,就知道装逼和抽疯。

    但是和许黜神经病似的眼神对上,程一一果断转身去拿那些整理出来的东西。

    许黜似笑非笑道:“真的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啊。”

    程一一身体一僵骂了声晦气,头都不敢抬,只把东西举好给猫脸女看。

    起初猫脸女还一个劲挣扎不去看,慢慢的眼睛空洞盯着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缓慢道出一些听不懂的话。

    程一一瞳仁变得越来越绿,一动不动的听着猫脸女的念出的话,连许黜喊了她两声都视而不见。

    猫脸女念完最后一段,眼睛一闭晕死了过去,许黜把程一一提溜起来转向自己。

    程一一没有任何反抗动作,嘴里念着刚刚文字的内容,许黜听着前面还好好的,后面已经确认这是地狱里流行,臆想第一美男魔王第二将臣的黄书了。

    许黜想着也就恶趣味掏出手机开始录音了,不知道人醒了会不会求自己删了。

    嗯,他要不要提些更过分的要求,想到人敢怒不敢言的委屈模样他就越发期待起来了。

    等人也昏过去后,许黜把人抱回那一张单人床上,把被子给她盖上,转身去挑剩下的有关第二将臣的字样的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