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只想完成个任务 > 第48章 剑刻“斩蓝”
    时间一转眼就了寒冬季迎来正冬日,不在只有血月山常年积雪覆盖。

    银装素裹中满城红梅仰枝绽放,红色灯笼挂于城中各处,玄真国人皆爱手持油纸扇身披绒毛披风,与人结伴欣赏繁华皇城的各色美景。

    人人皆知姚贵妃喜爱红梅,皇帝陛下便每逢冬季前夕早早吩咐人栽种,至此玄真国便有了春柳冬梅之景。

    春杨柳是两人相遇之景,寒冬红梅是两人相爱,和诞下九皇子。

    没人知道姚贵妃来历,不过民间多有画本讲述村野孤女与当今陛下喜爱相知相守。

    正冬过了数日,正逢皇室冬猎时节,宫内早几月前便开始准备,又逢三年一次比试,他国学院玄修此次要来玄真国比试玄法。

    李昌旭干脆敲定这次皇家冬猎便与玄法比试同办,一同在皇家猎场较量高低。

    主要还是因为北渊国太子这次带了三头地玄初期妖兽,上次玄堂院红公公回去便禀了那头血月狼的事,毛色瞳色皆是绝佳,还感知不到气息。

    玄修分:黄玄、元玄、地玄、玄四阶,每阶分:初期、中期、成期三期。

    红公公元玄中期看不出来那头血月狼的级别,至少也有元玄成期之上的实力。

    虽然不知为何血气盎然的血月狼为什么跟着泽儿,但如果只是宠物还是要最好的……

    没有血性怎么能成。

    而李昌旭惦记拉去比试的蓝月……

    九皇子府。

    而此时正堂内,李泽清居高临下的凝视着跪着的影一众人,嗓音里像含着冰碴子,一开口就乱射恨不得所有人都被刺几个窟窿:“那么久都没带回来要你们有什么用?!你们还有脸提前回来?怎么有脸回来的。”

    要不是蓝月踢了一脚沈师长,把人踢到了湖里引起混乱。

    他也不会又被禁足,这孽畜居然还有胆子离家出走,等逮回来一定打断她后腿。

    影一:“是属下无能,但蓝月会自己回来的。”

    李泽清一盏茶连杯带着温茶砸出去,可影一几人皮糙肉厚被轻飘飘一砸皮都没破。

    李泽清:“………”

    李泽清想运功再砸去一盏,但看看新得来茶盏配件,抬起放下、放下抬起,来来回回几次……最后也没扔出去。

    还是打板子吧!打板子不费茶盏,自从带了南黎晓回来,九皇子已经砸了许多价值连城的物件,茶盏更是不计其数,回头一看喜爱的一件都没了。

    所以还是打板子实在。

    “你又知道了?她的还是你编的,竟敢来这糊弄本殿下。”李泽清眸色不善,感觉影一是想松松筋骨了。

    她那什么级别,再给她一百年都不一定能口吐人言。

    影一如实禀告:“蓝月身边有头会口吐人言的血月狼王,想是蓝月的伴侣……”

    李泽清桌前的茶盏摆件这一秒稀里哗啦碎了个碎,他勾着唇角带着温顺惑饶浅笑。

    “是吗?”

    顿了下继续道:“行啊~那我真想、见、见呢~听血月狼王的皮毛都是上上的绝品做垫子最好不过。”

    众影卫:“………”

    众影卫不敢吱声了。

    李泽清指腹轻轻摁着桌上的一片碎玉,越来越用力甚至开始从指间流淌着血珠。

    影一欲开口话,却被冷冷的瞪视着,也不敢再触眉头惹得人更生气,干出些什么不可控的事。

    影一想了想又道:“殿下,属下还有关于蓝月的重要事情禀告。”

    李泽清冷着眸抿唇,感觉影一如果蓝月和那狼王崽有一窝什么的鬼话,自己会忍不住今就踹他个成百上千脚。

    李泽清收回摁着碎玉片的指腹,轻轻按在淡粉的薄唇上,血迹为轻染薄唇他眉眼都添了几分妖气。

    少年放下手,轻声警告的道:“影大,你再敢乱,本殿下就把你们都扒光扔血月山给她喂狼崽。”

    影一:“………”

    影一感觉身上生冷。

    影一感觉殿下应该是脑补了些乱七八糟后续,只能立即回禀:“是属下一时心急语无伦次了,虽然那是狼王,但却位居蓝月之下的地方占地,而且身上还有同族撕咬留下的痕迹,应该是落败了,成了下手。”

    李泽清黑着脸:“谁许她咬别的狼的。”

    影一:“………”

    殿下不是应该很开心这个回答,为什么却关注蓝月咬其他狼,还一副却没咬自己神情………

    李泽清心底石头放下,但自己的狼就算选伴侣也是他这个主人亲自精挑细选,什么外边杂毛野狼,也配进他九皇子府!

    痴心妄想!

    李泽清不知道为什么……见着血月山外围官道那时的蓝月,明明一点美感都没有的丑狼,还带回来,带回来就变得更加暴躁易怒。

    对于蓝月他那一眼感觉很熟悉,他可以规划在自己的范围之内,这四国他就不信谁能活着养只血月狼在身边。

    不狼群不分散,就算找到一只单独行动的,血月狼生性对人族排斥,更是不屑与人族为伍。

    哪怕逮到活的也会当撞笼而亡,它们甚至死前会狠狠撕咬破自己皮毛。

    在血月山内,更是想方设法不让人族轻易得到身体的任何一部分。

    李泽清走到窗前,看暗色的空中纷纷而落的鹅毛大雪,他伸出掌心任雪融化在内。

    良久对着跪着的影一冷声吩咐:“把玄铁链融了。”

    影一以为殿下终于放弃,以后不在想着随时随地牵着蓝月跟着走的想法,应声领命。

    结果下一秒。

    李泽清一拍窗沿,发丝随着风飘动他冷声又吩咐着:“我前两日从父皇私库里借的陨石碎片,找许大师炼把长剑……”

    他犹豫片刻继续道:“然后再打条链子,本殿下看她还敢不敢乱跑出去,还找野狼厮混,回来就用链子来拴住,剑用来砍那不听话的腿,剑名就刻斩蓝二字。”

    李泽清着还咬牙切齿。

    影一:“………”

    殿下不是最近都在禁足………陛下又什么时候同意殿下去私库了?

    还影斩蓝”两字,一看就是十分针对蓝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