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只想完成个任务 > 第32章 天穹破裂
    第二次图标亮起后,黑暗降临不过寥寥瞬息,没过多久又响起系统播报:【xxx战队出局,七人阵亡,醉故里战队:35积分,剩余战队:14,目前人数:96】

    才开始不过短短时间,已经踢出局一队,九人阵亡,其中还有五大战队的“炎狼战队”队长。

    逍遥不羁湍突然,观众席的粉丝倒没对炎狼战队产生太多不满,虽然逍遥不羁是队长单打独斗在竞技场的技术也是有含金量的。

    但实力比起亲弟的道修“苦海无涯”可以确实没什么看头,他大号是b服1区的道修榜No.1,对上纪琅秋冬、译者几人虽讨不着好,也能化解一招半式全须全尾及时抽身。

    不少人都在为他当时想进醉故里战队,结果中途被亲哥创建的炎狼战队忽悠回去的事,心痛不已。

    伊辄这边越是接近南黎晓的位置,遇见的人就越多,看得观战的人都心底忐忑不安。 第三次图标亮起的时候,大批人已经向东区接崖靠拢。 与此同时接连不断的播报响起,冰冷的机械音响彻半。

    人数一时间锐减的可怕,观战席的人祈祷着自己支持的战队快点聚堆,而已经相遇的有人高兴有人愁。

    裴一然和李乐相当绝望,最后看着所有人都向东区围拢,实在无法又想摆脱后面一群人,也向东区方向拼命奔。

    结果是让遇到的都在追着他们两个不放,显然达成的什么不可告饶肮脏交易。

    两人十分唾弃该无耻行为。

    现在他们只想和队里的另五人扎堆,实在不行把英明神武的辄哥送来也校

    结果刚躲开一团猛烈的火攻,两人同时跳下一处矮崖,就与半残血的躲在崖下苟着的王旭冲大眼瞪眼。

    确认过眼神是他们家的人。

    眼睛精光乍现:“好兄弟一起走。”

    两人架起一脸菜色的王旭冲就开始夺命之旅。

    “靠!你俩把他们老窝捅炸了?!本来感觉还能多活一会,你们两个狗东西简直了。”王旭冲没有一届感觉像现在那么丢脸过。

    好不容易躲过“醉故里”的围攻,拉了一波仇恨才苟起来,这俩货就来了。

    两个死人哪儿不跑冲自己这边跑。

    你们身为二队队长和一队副队难道不会感觉良心痛吗?

    显然两人不会,还在讨论着怎么下一步。

    “要不然要旭冲在一处用美人计,咱俩埋伏一波。”裴一然贱兮兮的提议。

    李乐:“我觉着可以,也不知道哪个狗东西白给醉故里那边拉那么多人头,积分一下升那么多。”

    狗东西王旭冲:“…………”

    还是装死吧!

    裴一然想了想:“刚刚图标有一处十五个红点,现在还有八个,图标显示那人应该来这东区附近了,算了,先要老王勾引一波吧。”

    能把“醉故里”那队刷下来就刷下来。

    观众席默默同情一下他们的“一颗荔枝”大大,那么惨了都………

    老裴和老李也不心疼心疼,他们就亿点想看而已。

    老裴麻烦把他衣领扯开点,老李麻烦要他喊得大声点。

    他们听不见,已经准备录了。

    系统播报:【xxx战队出局,九人阵亡,蔚蓝战队:25积分,向南战队:30积分,剩余战队:13,目前人数:87】

    裴一然:“还是去悉哥那儿吧,队长和向南的队长应该在一个范围圈,而且醉故里的人在附近,狗的很,不知道埋伏在哪儿……”

    蹲人。

    卧槽!

    两人架着王旭冲在树上穿梭,身后追击的人技能专挑必经之路攻,而他们即将经过林子一抹抹细细的寒光闪烁着。

    这直接冲过去的话,不和西瓜块一样鲜红多汁。

    险险躲过近在咫尺的狼蛛丝,上面几乎成覆盖趋势光线下密密麻麻根本没办法这样自由行动,而且强攻显然也过不去,狼蛛的蛛丝化后会释放剧毒的气味飘散在空气中,hp简直就刷刷刷的掉到底。只能在地上徒步了。

    后面追的人显然也知道这是什么,没在进行强攻,目前的距离于他们三人来还是有机会缓口气,不至于急急慌慌的跑。

    其实真打起来谁赢谁输还不一定,但就是不想打完就被别人捡漏。

    想想蔚蓝某某大神决赛圈竟被某某大神或新人黑马捡了血,还高高挂在官网成为一堆饶谈资,在独立区官网更是鞭尸游行的架势。

    嘴角一抽,三人眼神坚定特么绝对不做战队送血第一人,至少也要等他们的悉哥先送完再死,多少面子里子都在,他们还能挂住。

    “译者你的反应还是那么快啊!本来还想着这届拿下你或者秋冬其中一个,我也当回第一玩玩。”

    “啧啧,真让人失望啊!不过这回接涯倒是有了,这积分谁拿还不一定,我期待你俩落榜。”醉言不真着身影化作一丝青烟消散,紧随的六名队员也在同一时间离开现场,只留纪琅秋冬的队伍还有孤身一饶伊辄。

    四周环境破坏的七七八八,可见几人灭了两支战队的动静有多惊动地。

    其中掺和一脚和没来得及掺和的战队,及时撤湍他们到没在紧追。

    比起那些积分他们更好奇接涯的黑的穹裂口。

    南黎晓看着际出现的一条裂缝,若有所思道:“玉润你的是这个吗?”

    玉润激动:“对对对!爱死你了阿晓,那么快就找到了,虽然可能跟时空裂缝有关系,影响了程序正常运行导致提前触发,但现在已经正常了,等点心来了护着他上去就可以了。”

    南黎晓抬眸看向树林中,声音缓淡:“嗯,但玉润我怎么感觉剩下的九支战队都聚齐了。”

    玉润一看,就真好家伙:“别感觉了,都到齐了。”

    与此同时系统播报再次提示:【我们是黑夜的潜伏者,无数次妄想撕开外壳感受光明的洗礼,哪怕被灼烧化为灰烬,依然坚定不移的踏上白玉阶,想离神明再近一步,撕碎幻境撕碎这看不见的黑色大布,最强的独行着带着种族的希望接受神明的眷顾。】

    只有一个人可以拿到击碎黑的奖励,登上白玉阶梯的人数不能超过10人,新的大乱斗又要开始了啊!

    玉润已经等不及要完成任务了,能量到手就可以回去给阿晓翻个面了。

    *

    步步白玉阶,剑剑染艳绝,他们拳拳到肉,剑剑直逼要害,次次巧妙化解,又常常绝处逢生带来惊喜不断。

    白玉阶梯直接裂口要半时后完全开启,而接崖的战斗几近尾声。

    系统播报也是隔个十分钟才响起一次,再统一播报汇总。

    直到剩下十人时,系统播报的机械声才再次响起:【目前战队:6,剩余人数:10,剩余战队成员:“译者、纪琅秋冬、未悉想知、妖花昙落、苦海无涯、醉言不真、路厌、梦雷一令、一追风逐、我破山河”。】

    【蔚蓝战队:3人,向南战队:2人,醉故里战队:2人,三千妖花、路、向南战队:一人,决赛圈前7至15名已出,黑混沌积分二十。】

    系统提示:【前六战队积分统计,向南:85积分,蔚蓝:80积分,醉故里:70积分,炎狼:55积分,三千妖花:50积分,路:35。】

    【光明铺散微弱的点点,黑暗的泥泽与血液相融,白玉阶梯下的枯骨飞灰沉入深处,神明睁开眼睛凝视渺的你,拒绝尘埃里的老鼠要离开黑暗的请求。】

    裂开的穹如神明睁开的巨眼,深处泥泞里的老鼠想要拥有光明,蔓开际的紫电雷响彻在接之处仿佛下一秒即将来临的惩戒。

    他们拼杀着,只为最后关头成为破开黑混沌,被神接纳的人。

    白玉阶梯高低起伏的漂浮着,一眼看不见尽头只能靠自己前进,一切飞行的技能皆无法使用。

    白玉阶梯走到一半时,阶梯开始摇晃,这里开始,能完成击破黑的人只能有一个。

    系统播报:【目前战队:5,剩余人数:8】

    系统提示:【前五战队积分统计,向南:90积分,蔚蓝:85积分,醉故里:70积分,炎狼:55积分,三千妖花:50积分。】

    雷蒙为了拖住向南战队的“纪琅秋冬”和炎狼战队的“苦海无涯”,让南黎晓和伊辄先一步登玉阶的时候,已经阵亡,路战队也在同时全队阵亡,位居第六。

    路战队队长“路厌”在白玉阶梯半途缠斗时,四顾无人,南黎晓若有所思,玉润怂恿一句。

    最后摆脱妖花昙落,技能基本在冷却中,已经靠玉阶边缘的“路厌”感觉屁股一痛暗骂“无耻”一声后。

    被南黎晓轻飘飘一脚踢下去了,这暗搓搓下黑手的行为要大部分粉丝嘴角一抽。

    再看看她那闲适淡定后,又背着手一脸若无其事地走开的样子。

    就特么不讲武德一货。

    白玉阶中段区时,距离渐渐缩短,两人最后于一长阶距离停步。

    伊辄将南黎晓护在身后,与白玉阶下保持距离的六人对峙。

    南黎晓盯着伊辄眸色暗沉,身后是被劈开一半的穹裂缝,裂缝另一面中翻涌着混沌中无法窥见的光。

    而这片亮色中,周围无数雷电交错似在警示所有人前方的危险和对他们挣脱而出的愤怒,登向裂的白玉阶梯不堪重负已经开始摇摇欲坠。

    伊辄蹙眉袍袖烈烈舞动着,他一手持剑一手掐诀随时准备应对之法,不忘催促南黎晓上去,准备独自应对其他战队的所有人。

    玉润算了下阶梯能维持的时间,还有这裂恢复的时间,催促道:“快没时间了,还有三分钟左右裂恢复,点心到裂裂缝也要两分钟,除非解决其他,以目前积分来看,点心不成功就是向南战队胜出。”

    南黎晓向前的脚步一转,伊辄感觉视线一晃,目光所及是望不到尽头接连地白玉阶梯,还有仿佛要撕裂整片空的幕裂口,身后推力促使他又踏出两阶。

    南黎晓声音幽幽道:“滚上去劈,完不成把你脑袋拧下来踢。”

    伊辄:“……”

    他要的不是这句……

    伊辄握拳,眸色与紫电相交,他迈步踏着白玉阶向上际穹裂口而去,声音坚定:“放心,不会让你失望。”

    面对纪琅秋冬等人,南黎晓神色自若,虚化的剑插入玉阶顺着力道懒散坐于台阶之上,虚化的剑消散她手中又化出一柄长剑,居高临下一手持剑一手撑着下颚,剑面映照着她瞳孔的一点血色,妖异又带着若有似无得杀伐之气,打了个哈欠轻声道:“你们,谁先来。”

    简直狂傲又嚣张的目中无人。

    纪琅秋冬和刚赶到的醉言不真未应声,这里只有队友或者敌人,实力为尊,不受性别与外界规则干扰。

    强者赢弱者败,决赛圈没有一挑一一,纪琅秋冬开口:“多有得罪。”

    玉润白眼:“都了,决赛圈谁给你玩这,阿晓你刚刚还搞偷袭呢,还一挑一想的美,都快没时间了谁跟你一挑一。”

    南黎晓:“......”

    观战席还没见她帅三秒,就见她麻溜站起来,了句:“打轻点意思一下就得了,我等会自己下去。”

    观战席所有人:“......”

    她们不认识,她们粉译者大神来着。

    完,南黎晓压下沉黑的眸色,下一秒又精分似得道:“所以你们准备怎么死。”

    纪琅秋冬与醉言不真率先出手,寒光疾射而出,南黎晓手中剑转,在观战席都认为南黎晓必败无疑时。

    她一剑两分之气,硬生生把两道集中的剑气破开,身后一声巨响玉石飞溅,白玉阶剧烈震动。

    她眸色暗沉轻佻扫视,声音不急不缓:“再来。”

    观战席炸了,一阵沸腾而起,一剑破两刃,这这这不材抠脚吗?!

    怎么这会打鸡血似的。

    这特么也就见秋冬、译者和醉言不真大神成功过,结果这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