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只想完成个任务 > 第26章 黑天大赛
    其中唯一面无表情的选手未悉,给了波海庆一丝希望的曙光,他卖力的给未悉讲动作和面部要表达出的效果。

    波海庆最后违心的:“三个字概括就很……好喝,懂吗?未悉你表情在享受一点,你们也是微笑都咧开嘴笑。”

    想吐但没法生动表达出来的南黎晓:“………”

    南黎晓想回去吃饺子了,问玉润:“现在未衍生世界的人……口味都那么重吗?比啃树皮还难吃,我想下个世界。”

    玉润舔舔嘴好奇:“不可能吧?!人类的食物不都很好吃的嘛,就是没什么能量还有各种杂质,但这个看着粉嫩粉嫩的像草莓奶昔,应该很好喝吧!我也想喝口。”

    以前那个未衍生世界的草莓奶昔,就酸酸甜甜的很好喝,玉润馋的嘴吧唧吧唧想流口水,好想喝口。

    南黎晓了有事出去一下,出去前还桌子上顺了一瓶“好胃口果汁”。

    五分钟后,空间里扭曲回去瓶子的黑雾,和软啪啪一团的玉润都像受到什么刺激,一个蔫儿吧唧,一个干呕的连连。

    玉润恶狠狠的谴责南黎晓的恶劣行为:“你个坏东西,都不喝了呕~呕~你还硬喂我呕~回去给你火化得了……”

    丝丝草莓味加上十足强劲的发酵酸,在味觉上给予人一锤重击,在胃里翻江倒海涌入四肢百骸的刺激,玉润感觉像吃了不知名呕吐物。

    什么草莓奶昔,这是草莓发酵的农药它都相信,真不是兽吃的呕~

    南黎晓:“玉润你吃孕吐了?”

    玉润炸毛:“你滚呕~我是雄的,你才孕吐!你全家都孕吐!!”

    反正最后是没拍成,他们也没在网上看见这产品广告宣传。

    据知情兽玉润报道,人家公司返厂换了名字包装,找了个明星代言,但是喝后感言倒是上了次热评。

    #年度最强农药剂的味觉体验#

    #从顿炫六碗饭到厌食症的一日炼成#

    *

    而伊辄嘴上着不喜欢未悉,但只要有时间他就有意无意的往有她的地方凑堆。

    最后学了做饭,虽然比不上大厨也比南黎晓强,要玉润就是她除了水煮,其他做得都是狗屎。

    南黎晓要是实在不想动,也没精力搞事情,早就把玉润拖出来要它做饭吃了。

    玉润也就会点外卖,因此南黎晓提议玉润做饭的时候没少骂她,嗷嗷嗷:“你怎么不懒死算了,你看我那么团够你锅高吗?!丧心病狂令人发指你简直宇宙第一无耻大懒虫……”

    然后又开始为点心默哀。

    伊辄饭点能被放进来一个时,一个时后就在门外关着。

    伊辄:“…………”

    李阿姨吃完饭准备下楼散步,每次都正正好遇到门口委屈巴巴的一只。

    李阿姨边安慰边絮絮叨叨的讲心灵鸡汤:“你看悉这不是允许你进门了么~相信你李阿姨,毕竟好女怕缠郎,而且你长得这么漂亮,以后在一起知道你的好……就是你也不能为了追人不顾自己身体,女孩子都喜欢高些,阿姨给你推几个汤谱……”

    伊辄:“……”

    心灵鸡汤补到最后就剩扎心了。

    矮。

    好像他是队里最矮的一个,和未悉的身高差不多,伊辄看着汤谱失魂落魄地回去了。

    而“黑”比赛报名结束后,未悉也被作为七人队其中一员参与比赛,另外一个人是蔚蓝二队队长,在其他区域实力也不容觑。

    参赛选手基础条件是80级。

    比赛赛制分为:一对一,三对三,七对七的竞技场角逐,三种对决积分分别为1、2、5。

    两队竞技场对决,一对一实力核对分七场,强对强弱对弱。

    三对三分两场,队长不能参与,两场的人不能重复上场,七人对战则是一场,可以是积分相差无几状态下的定心丸救国策,最后积分最多的队伍晋升下一场。

    与三支队伍角逐成功,决赛圈会产生15支队伍,就是六十进十五制。

    最后的“黑争夺战”是十五支队伍大乱战,而最后一场击杀一人积分为五,击破黑混沌的人积分为二十。

    但目前几次大赛,都是还没有人击破黑混沌就剩一支队伍的一人而结束。

    南黎晓看着赛制问玉润:“怎么确保的六十支队伍参赛?”

    玉润查了下,:“前15支队伍是上届进入黑争夺战的战队,相当于特权名额,而剩下45支队伍名额,就是各区决出的榜首队伍,而区一队伍再跨区对决,等到角逐出45支队伍,大队伍中满足80级以上选手有机会报名。”

    南黎晓嗯了声,盯着厨房的背影打了个哈欠,伊辄回头对视上那双眸,耳尖不自觉又红了。

    擦干净手上的水渍,腼腆害羞地问:“今微辣的可以吗?”

    南黎晓嗯了声,起身去厨房拿碗盛汤喝,伊辄把菜端出来,盛了饭坐在人对面吃饭。

    她专注的啃排骨,玉润在空间里抱着瓶子快馋疯了,好想吃好想吃。

    “还有一大锅,人走了就出来吃,现在我先帮你尝下味道。”

    玉润盯着南黎晓碗里的排骨,是一个拼音它都不信,上次就没给自己留,这次看着就比上次更好吃,它感觉自己连汤渣都舔不着。

    “狗阿晓,我信你就有鬼!”

    伊辄瞄了一眼,低回头继续口咀嚼其实大部分时间还是在想什么话,过了会像是不经意间的一问:“未悉味道还可以吗?”

    南黎晓看看表,想了想道:“你快点,吃完等会出去逛一下,晚上嗯……”

    伊辄以为她要自己留下来,晚上陪她而欣喜若狂时。

    南黎晓看着他十分认真地:“再煮两锅排骨。”

    伊辄:“………”

    伊辄吃完饭赌气的走了。

    给玉润留了块玉米的南黎晓解释:“不怪我,你也看见他不同意,不总不能不让人走。”

    玉润瞪了她一眼,口啃着玉米,而晚上有人送来两锅胡萝卜玉米排骨汤,南黎晓来餐厅时。

    南黎晓汤勺搅了搅:“…………”

    看着冒着热气,却找不到一点肉渣的排骨汤,只能默默放方便面等闷好了再吃。

    早知道就给玉润留几块了,现在也不至于一块都没有,果然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玉润哼哼空间仰着脑袋四脚朝,就是不告诉南黎晓排骨在冰箱保鲜盒里。

    饿死她吖的………

    玉润抱着瓶子翻来覆去又挠挠毛呲呲牙,想了想要不晚点再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