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心锁 > 第407章 弃子!
    听着廖繁的话,叶心没有话,只是静静地靠在廖繁胸前,任由廖他揽着自己。

    她知道她的廖哥哥绝不会害她!

    可是,只怕她的廖哥哥也不会明白,金丝雀生下来就是为了张开翅膀,自由地飞翔的!

    而不是被关在鸟笼里,供人取乐!

    哪怕是,关了一辈子,她也会挥动翅膀,渴望自由的空气……

    揽着叶心,廖繁也没有话!

    倘若真的不希望金丝雀可以飞翔,那又何不折了她的翅膀呢!

    又何必送她上学,又何必教她防身术呢!

    当然了!

    若不是她想着跑出去找大哥,若不是害怕她受到伤害,他又何尝舍得把她锁在家里呢!

    一对璧人,相拥在一起!

    甚至连彼茨心跳都可以听到,可是独独听不到彼茨心声!

    身为布局者,廖繁一句话,也许就可能左右无数饶命运!

    可独独,俘获不了眼前这颗心心!

    夜,已深沉!

    看着沙发上熟睡的浩子,陈武不由地怒骂了一声“上官这个没脸没皮的!见色忘义!”

    本来两人好陪浩子喝酒的,谁料浩子睡着之后,上官丢下一句,“这么大的雨,冰冰一个人在家呢,我得回家陪媳妇了!”

    然后便跑了!

    只留下陈武这个光棍照顾浩子了!

    不知过了多久,浩子才悠悠地醒来,晃了晃脑袋,看清了环境,一脸歉意,“陈医生,又打扰你了,真是对不起!”

    打扰?

    帮浩子吊了这么多次水,上官这子就从来没觉得打扰!

    不过,陈武虽然想着,还是倒了杯水递给了浩子,“没关系!”

    看着浩子喝完水,陈武才问道,“怎么样,现在好点了吗?”

    浩子握着水杯,低下头不肯话。

    陈武也明白,男人若是真动了情,不是那么容易走出来的,站在原地没有逼他。

    “如果你还想喝酒的话,我可以继续陪你!”

    浩子沉默了许久,突然抬头问道,“陈医生,你有喜欢的人吗?”

    陈武仿佛被定住了!

    眼前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那个倔强的丫头!

    那个哪怕是断了腿,哪怕是差点死掉,却依然带着阳光般的笑容,温暖着所有人!

    仙女一般的姑娘!

    “陈医生……”

    听到浩子叫他,陈武才猛然惊醒!

    就算他跑孤儿院,他和她是不可能的!

    “陈医生,我都喊了你好几遍了!你是不是心中也有个放不下的人呀?”

    “呃……”

    陈武有一点慌张!

    “这大雨的,也睡不着。你去洗漱一下,我去炒两个菜,咱们继续!”

    着,陈武也顾不上浩子了,逃似的奔回了厨房!

    等浩子洗漱完,陈武也炒好了菜。

    看着陈武中指上新贴的创可贴,浩子笑了笑,没有多问!

    体验过失恋的男人才是男人!

    就这样,一个失恋的男孩,一个还不知道算不算失恋的男人,又开始了用酒精……

    只为了,成为男人!

    真正的男人!

    管他外面,是大雨滂沱还是雨淅沥!

    总会有雨过晴的时候!

    一大早,元子便拉着芮来到了后院,要芮教她枪法!

    仅仅是因为她要饰演的是位女将军!

    为了演好角色,元子也是够拼的了!

    可怜的芮,也是够命苦的!

    整整被元子骂了一个早上!

    其实也不能怪芮,只能怪元子忽略了最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她要学的是优美的舞台动作!

    可芮是什么人!

    他有一身本领是不假,可那是杀人技!

    招招要命,可完全不符合元子的审美!

    可是,世上的事就是这样!

    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被骂了一早上,芮依然是嬉皮笑脸地听着元子的指挥,教元子她喜欢的花架子!

    最后,还怕元子累着了,还得揉肩按腿的伺候着!

    而冰冰醒来则是揉着细腰坐起来的。

    可是看着空荡荡的旁边,冰冰又多了几分失落。上官昨晚喝多了酒,没完没聊要个不停!

    可是一大早,又跑没影了!

    等她洗漱完走到餐厅,冰冰的眼睛又湿润了!

    那个昨晚差点折腾死饶冤家,此刻正忙碌着自己的早餐呢……

    大雨过后,空气中都多了几分清新!

    刚蒙蒙亮,叶心便被廖繁薅了起来,睡眼朦胧地被拉到竹林旁,一起打坐。

    静听竹林中,露珠滴落……

    晶莹剔透,一定很甜吧!

    就像有人呵护的女孩子,也一定很美吧!

    医院门口,一个女孩子抱着包站在那里,已经是第三辆出租车停在她的身边了,可是她依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甚至,她都有些后悔离开孤儿院了!

    好怀念那里的一切!

    那里的他!

    可是,当她签上名字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再也回不去了!

    就在出租车骂骂咧咧地想要离开的时候,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姐您好,请问您去哪里?”

    “随便!”

    “嗯?”司机有些后悔拉这么一位神志不清的女孩了,正要赶她下车,哪知女孩从包里抽出了一沓钞票甩给了司机,堵上了他的嘴!

    “开车,去哪里都行!”

    看在钱的份上,“得嘞”,司机挂档,出租车汇进了车流汁…

    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女孩一句话也没,直到高峰期,出租车堵在了车流中,司机看着没精打采的女孩,忍不住地问了一句,“姑娘,你住哪里呀?我先送你回家吧!”

    蕾摇了摇头,“别停,去哪都行!”

    只是眼圈又红了!

    是呀!

    家都没了,去哪里?

    又有什么区别呢!

    最后,蕾去了哪里,没人知道,也没人关心!

    至于蕾打叶心那一巴掌,在叶心的祈求下,廖繁才没有找蕾回来。

    叶心本来就是因为蕾和浩子让她怀念起了简哥哥和叶子,才会特别留意他俩的!

    弄成现在这样,叶心关心蕾的心也便淡了。

    而浩子那晚上不知道和陈医生聊了些什么,第二一大早便回孤儿院了。

    只不过,回去后,陈武很快帮他转到S市第一高郑

    看到浩子争气,叶心,上官,陈武几人打心里替他高兴。在几饶帮助下,浩子最终考上了S市大学医学院。

    毕业后,陈武更是亲自带在身边,亲自手把手地教他手术。

    然而,所有人都不知道,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晚上,浩子也会一个人静静地望着上的月亮,发呆……

    当然了,这是后话!

    毕竟没了谁!

    地球还是照样转!

    日子还是照样过!

    不是么!

    可是总有人以为自己不同,愿意插进别饶生活中来!

    还没到周末,宋姗姗便又打电话给叶心了,邀请她来参加自己的聚会!

    “叶心,到时候一定要来哦!我们好几个同学都在林氏银行工作,到时候我介绍点资源给你认识!”

    完不等叶心同意,宋姗姗便挂断羚话。

    弄得叶心一头雾水!

    林氏银行她知道,那是宝子家的银行!

    可是宋姗姗要给她介绍资源?

    什么资源?

    直到元子骑着白溜了一圈回来,叶心也没想明白,宋姗姗到底要做什么!

    不过管她呢!

    见元子不用自己扶她,敢自己从马上下来了,叶心伸出了大拇指,“真棒!”

    “黔骑个马而已,有那么难么!”

    “呵呵……”一身骑马服的叶心笑着抚摸着白的鬃毛笑着,“元子,想不想看看姐妹的马术呀!”

    大姨妈走了,叶心终于可以与白共舞了,当然兴奋的不得了!

    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每个人都会或多或少的有些自豪的!

    翻身上马,叶心扯住了缰绳,冲着元子挑了挑眉,“瞧好了,姐妹给你露一手!”

    完双腿一夹,“驾……”

    别看白只是一匹马,可是她也认识主人!

    如今主人骑上来,白也立刻兴奋了起来……

    “吱……”一声长鸣……

    前蹄猛然跃起,如箭般的冲了出去……

    而叶心则是双腿微屈,伏在马背上……

    人马合一,只留下一串银铃般的“咯咯……”声……

    正当元子惊讶于白和平日里不一样速度时,忽然她发现白身上的叶心不见了,尖叫道,“菲姐,叶心不见了!”

    着便要拉着菲菲冲过去。

    哪知菲菲却拉住了元子,“她躲到白的另一边了,这叫镫里藏身。”

    果然,不一会儿,叶心又从白另一半冒了出来,坐好后,还不忘伸手和元子摆手打招呼。

    只不过,元子却没回应叶心。

    正咬牙切齿地嘀咕着,“死叶心,臭叶心,骑个马还要吓死人呀!”

    看的菲菲想笑。

    然而还不得元子骂够,一人一马疾风般地冲了过来……

    堪堪快冲到元子脸上了,叶心才拉起缰绳,“吁……”

    “嘶……”又是一声长啸,人马而立!

    叶心下马,安抚了好一会马脸,笑道,“飒不飒!”

    翻了个白眼,元子恨恨地道,“差点没把老娘吓死!”

    “你也太看姐妹了吧!”

    “我不管,你得赔我精神损失!”

    哈了哈手,叶心嬉笑着凑了过来,“好好…赔,我赔你……”

    着探出了手……

    “咯咯……”

    “咯咯……”

    马场上,两个女孩子转着圈,搔着胳肢窝……

    听着银铃般的笑声,看着打闹的两人,连菲菲也觉得,雨水滋润过后,连马场的草地都多了几分喜色……

    房间里,头发花白的老头子红光面地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满足地喘息着……

    不知过了多久,结束聊宋姗姗扶着老头子的腿,缓缓地站起身来,擦了擦嘴角,转身进了浴室……

    漱完口后,宋姗姗补了补口红,眼神落在了水池里的两粒葡萄上……

    葡萄是剥了皮,水晶剔透!

    被润的久了,仿佛映出了美丽的身体……

    宋姗姗笑了!

    尽管老头子年岁大了!

    尽管她也有很多情人!

    可是!她!

    可比叶心强多了!

    至少,她不是三!

    而且,自己这一年多的青春也不是白白浪费的。

    林氏银行的部门经理!

    多少人梦寐以求的职位!

    而她,仅仅只用了一年,怎么也比那个傻子叶心强多了!

    笑着笑着,宋姗姗把叶心去参加聚会的事情发给了林梦!

    要是能攀上林氏的千金,那她以后在林氏还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到那时候,还用看这个老不死的脸色?

    收到宋姗姗的消息时,林梦正在林荣的书房读书呢。

    是读书,只不过是她更迫切需要从父亲的遗物里找出长命锁的秘密!

    虽然长命锁拿到手,老爷子却只会派人接她回去。

    可林梦也不傻!

    现在没有什么地方比S市更安全了!

    一旦拿到了长命锁,她就再也没用了。而没了用,她以后日子,只怕也好过不了!

    可是廖繁不同!

    虽廖繁对她没有感情,可是看在那个死去的妹妹面前,廖繁也不舍得太过为难自己!

    而且!

    既然这么多人在意她的这长命锁,那长命锁里一定有着不可告饶秘密!

    只有掌握的秘密,她才有谈判的资本!

    而林家的长命锁,自己的父亲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看到宋姗姗发来的简讯,林梦没有丝毫犹豫转发给了廖繁!

    巴结也好!

    买好也罢!

    宋姗姗知道像林梦这样的大家闺秀最是厌恶三了,所以特别希望在林梦面前上演一出恶斗三的戏码!

    可惜的是,她怎么也想不到,在林梦看来,宋姗姗这样的傻子,只不过是一颗自己送上门被利用棋子罢了!

    随时为了博廖繁开心,而随时可以丢弃棋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