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将军,夫人出价一万两和离 > 第364章 王妃的确是一位奇女子
    陶安冉赞赏的看他一眼,对他竖起大拇指,口中毫不吝啬的夸奖:“王爷,真是有眼力见,能够让王爷为我研墨,是我此生的福气。”

    魏景墨被逗笑,凝视着眼前的女人,张口道:“冉儿,你的福气可不只是我给你研墨,应该还有其他的,比如我给你一个那么可爱的儿子,陪你床上睡觉,还有......”

    陶安冉听到眼前的男人床上睡觉,秀眉微不可察的皱了皱,害怕他再出什么不正经的话,立即制止,娇嗔:“讨厌,王爷,正经一点,我现在开始要画画了。”

    好似真的很担心他在什么话,立即低着头,全神贯注的作画。

    魏景墨本来就是逗着陶安冉玩,看到她开始认真作画,也收起吊儿郎当的样子,一边研墨,一边看着她在纸上不断落笔。

    半个时辰后,一叠设计图全部画好,陶安冉把图纸随意塞到魏景墨的手中,俏皮道:“王爷,您慢慢过目,我去软榻休息一下。”

    她转动僵硬的脖子,不等魏景墨回复,自顾自的往软榻的方向走。

    好久没有一次性画那么多的图纸,此时的陶安冉感觉有些累,急需要休息缓解一下。

    魏景墨接过纸张展开,映入眼帘的是各式各样的兵器被惟妙惟肖的画在纸张上,而且这些兵器都是改良过的尺寸和厚薄度,懂行的人一看就非凡品。

    一张接一张的看完,心里对自己的妻子喜爱又增加一些。

    他就知道,冉冉就是一个巨大的宝藏,时时刻刻给自己惊喜,永远挖掘不完。

    “叩叩~”正在魏景墨仔细研究纸张上兵器的可行性,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

    魏景墨眼皮都没抬一下,随口道:“进来!”

    顾北推门而入,看到魏景墨躬身行礼,“王爷,关押在县衙里的那些土龙寨余孽已经全部审讯完毕,这个是他们的口供。”

    毕恭毕敬汇报完,将手中的一叠供状高高举过头顶,等待着魏景墨过目。

    魏景墨的视线这才从兵器设计图纸上转移过来,轻飘飘的看一眼顾北手中的口供,没有打算接过来的意思。

    只是轻描淡写的问道:“审问结果如何?”

    “回王爷,在押总共有三十三名土龙寨人,其中三位当家的全部归案。

    根据他们描述,全寨一百零八人,所有武数的人都被羁押,剩余的则是一些老弱病玻”顾北一五一十把审讯的结果如数的叙述一遍。

    “嗯,把他们这些人全部押入军中充当劳力,至于寨子里的那些人,你带人去查验一下,是否属实,如果属实,就让他们继续留在那里生活。”

    魏景墨压根没把一个的土龙寨放在眼里,他现在满心满眼都是手中的兵器改良设计图。

    “是,这些口供,您要过目吗?”顾北例行公事,又一次提醒自己的主子。

    “不看了,你把它们送到京兆府存档就可以。”魏景墨摆摆手,示意自己没兴趣。

    “是,那属下告退。”顾北汇报完转身就想走。

    “慢着!你过来看看这些东西。”魏景墨喊住他,让他和自己一起研究兵器改良图。

    “是,王爷。”

    顾北走上前,接过魏景墨递给他的画纸,看到上面改良过的兵器,眼中闪过一抹亮光。

    激动道:“王爷,这是出自哪个大师之手?如果咱们的兵士拿着这些改良过的兵器上战场,定会事半功倍。”

    要知道他们这个时代的兵器都是比较笨重,再穿上重重的盔甲,少也有数十斤重,行动和撤退尤其不方便。

    要是遇到敌国的骑兵,他们的步兵都是被动挨打,轻则受伤流血,重则要命,这也是他们的一个弊端。

    魏景墨满脸的自豪:“当然是出自王妃之手,这个世界上,除了她,好像也没有人想到这些投机取巧的法子。”

    王妃?

    也是,就如王爷所言,这个世间唯有王妃聪明睿智,才能想到这些奇妙的法子。

    顾北随着王爷的话,适时拍马屁,“王妃的确是一位奇女子,属下心中甚是佩服。”

    魏景墨冷嗤一声:“哼!你佩服有什么用?你就是再钦佩王妃,她也不会给你好脸色。”

    忽然,想起顾北进来那么久,都没有见到陶安冉过来拆他的台,找他的麻烦,心中难免好奇,想去一探究竟。

    话锋一转,对着顾北嘱咐:“行了,你拿着改良后的图纸去找老莫头,让他尽快先打造一套出来试试效果。”

    “是,王爷。”顾北接过图纸,心翼翼揣怀里,以为王爷还有话交代,站在那里等指示。

    魏景墨看到他杵在那里像一个木桩,一动不动,催促:“你怎么还不走?想留在这里被骂?走,赶快拿着图纸下去吧!”驱赶意味十足。

    他担心等一下陶安冉知道顾北在这里,又要劈头盖脸骂他一番。

    顾北挨骂事,惹得自己的妻子生气事大。

    “是!属下告退。”顾北落寞的转身离开。

    自从五年前他拒绝答应娶王妃身边的白芷姑娘,害的白芷伤心难过,自请去紫淑山庄,远离王府,远离他。

    王妃也和他结下梁子,总是看不惯他,时时找他麻烦,要不是有王爷护着,顾北的项上人头恐怕都难保。

    其实那个时候拒绝白芷,并不是不喜欢她,就是因为太喜欢她,反而怕自己给不了她想要的幸福,耽误她,这才畏首畏尾不敢应下这门亲事。

    没想到白芷也是一个执拗的性子,从那之后,她就郁郁寡欢,寻了个机会出王府,替王妃管理仓库。

    五年期间,她都是尽量避着顾北,不愿再与他相见,两个人也一直都未成亲。

    有时候,顾北心中真是后悔,想去紫淑山庄看看白芷,可是,总是抹不开面子,迟迟没敢迈出那一步。

    魏景墨看到顾北离开,踱着悠闲的步子来到软榻这边,看到软榻上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眸中尽是柔情和宠溺,不由得笑了。

    自言自语:“难怪看你那么安静,不出来责骂顾北,合着你躲在这里睡着了。”

    他弯下腰,将躺在软榻上的女人抱进自己的怀里,抬脚朝里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