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当事人张宇都这么了,本良也就作罢。

    本登明还想什么,被他父亲朝着肩膀上拍了一下,也随即闭上了嘴巴。

    本登明耸耸肩,朝张宇道:“一切心。”

    张宇看了看本良,随即走向一旁。

    本良也跟了过去。

    “总司令,事情谈的应该没问题吧?”

    张宇乐呵呵笑着。

    本良点头,“张宇,实在的,我是要感谢你,华夏那边已经答应了,会把之前淘汰掉的给我们。”

    “如果我们拿到手,呵呵,整个缅国的格局将会改变。”

    “这是可以载入史册的事情,我得好好感谢你。”

    张宇哈哈一笑,“我可承受不起,不过,能改变现状,的确是好事。”

    “好了,接下来,我得去孟松将军那边了。”

    “我跟他谈的有条件,等这些条件搞完,我就能出去了。”

    “下阶段我会在缅国这边投资。”

    “放心吧。”

    本良见状,点头,“行,我还是信任你的。”

    ……

    本良等人陆续离开,张宇所在的地方,孟松重新找了个人来管理这里。

    他带着张宇等人朝着他们的大本营去了。

    大概半个时,张宇便来到了孟松的大本营。

    这边建设的倒像是个城镇。

    人口也比较多,商业也比较繁荣。

    此时经过一番休息,柳青雯也已经苏醒过来了。

    在发现柳青雯苏醒后,照顾看守的护士立刻来到张宇这边禀报。

    张宇得知这个消息,当然是没有丝毫迟疑,迅速的来到了柳青雯身边。

    柳青雯此时已经起床了,他正站在木屋前方欣赏着池子里的游鱼。

    “青雯姐,感觉怎么样?”张宇乐呵呵笑着,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柳青雯身边。

    白色衬衫,套着一件单薄的青色薄纱外衣,牛仔裤,白色低跟鞋,傲饶曲线一览无遗。

    长发披散,被风吹起,微微拂动。

    听到张宇声音后,柳青雯立刻转身,便看见了穿着白色皮鞋,一身休闲装扮的张宇。

    她脸上立刻露出笑容,朝着张宇走过去。

    “张宇,真是好久不见啊。”

    “这次可真是多亏你了。”

    柳青雯叹了口气,满眼都是感激。

    苏醒之后,她问了一下看护的护士,护士稍微简单的了一下事情的情况,这才让柳青雯明白过来事情的始末。

    她现在明白,如果不是张宇,恐怕她早已经死了。

    张宇笑道,将手里拿着的杯子递给柳青雯。

    “这咖啡现磨的味道很不错。”

    “青雯姐,你能醒过来,我相信柳叔一定很开心,你现在很安全,这个消息我已经跟柳叔了。”

    “柳叔知道你安全很开心,我估计待会儿就给你电话了,你的电话关机了,没电了,但是我已经让人在充电了。”

    柳青雯笑道:“嗯,我等会儿给我老爸去个电话。”

    “这次出的事情太大了,哎,这件事都怪我。”

    “如果当时不是我非要坚持搞赌石,也不会出现这种状况。”

    “这次事件,家里的钱几乎都赔完了,之前从房地产上赚的钱,也被我从老爸那边要过来一大部分,除此之外,我差点身死,还麻烦你不远万里来这里救我,哎,真是不知道该什么好了。”

    到这里,柳青雯情绪有点低落,一时间感慨万千。

    她现在还不知道她老爸因为她的事情生病了。

    张宇安慰道:“青雯姐,不要这么,这么就见外了。”

    “而且,你不要这么悲观,现在你安然无恙,劫后余生,这应该高兴。”

    “至于赔钱,我觉得未必会赔本。”

    “之前从你这边抢夺赌石的那伙人被处死后,他们那边还剩下一批赌石没有售卖出去,我就让丁源派人将这批赌石给保存了下来。”

    “那伙人除了抢劫你公司的赌石外,还抢夺了其他公司的一部分,所以现在看来,咱们的赌石数量不减反增。”

    如此一,柳青雯眼睛里瞬间有了光,脸上露出笑容。

    “真的?”

    张宇嘿嘿一笑,“当然是真的,我还能骗你不成。”

    柳青雯摸着自己的额头,大有万幸的意思,“如果是这样,那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啊。”

    张宇点头,“所以我就,青雯姐,咱们无需低落情绪,要高高兴心。”

    “这些赌石,我打算跟孟松将军合作,搞一场大的盘,到时候,把国内外一些喜欢赌石的玩家吸引过来,一定能赚很多钱。”

    张宇一脸认真出自己的想法。

    柳青雯很开心,如果真的可以谈成的话,那的确能赚钱。

    “好了,我去找孟松将军商谈此事,青雯姐,你吃点东西吧,然后可以给柳叔去个电话报个喜。”张宇咧嘴一笑。

    柳青雯心情大好,点头,“嗯,好。”

    张宇跟柳青雯分别后,直接来到了孟松这里。

    孟松现在心情比较放松,他已经跟华夏军方那边取得了联系,初步达成了收购一些武器的协议。

    这让他很开心。

    有了先进的武器,那他就能在这里更加立足立的稳,到时候甚至不需要其他国家的武装势力帮助。

    要知道其他国家的武装势力帮助他,也不是白忙的,都是有利益诉求的。

    人,只有自己强大才好。

    以前他没有渠道无法从华夏购置精良装备,但现在不一样了,不仅能购买到,价格还比市场上要低不少。

    这一切都是张宇的功劳。

    这让他觉得能认识张宇真是一件好事。

    没曾想,他刚转身,就看到了张宇。

    “哈哈,张总,你可真是我的福星。”

    见孟松一脸开心,张宇笑道:“将军,是不是华夏那边的武器商谈的很顺利?”

    孟松点头,“这个当然。”

    张宇道:“那这件事基本上稳了,剩下的就是我到时候跟本良司令这边投资公司,会给将军之前约定的股份。”

    “不过,我现在嘛,想要送将军一笔财富。”

    张宇如此一,尤其是到钱的时候,孟松眼睛一亮。

    他这个人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钱。

    在这里摸爬滚打,脑袋拴在裤腰带上,不就是想多赚点钱,生活过的好一点吗?

    “哦,准备送我什么财富?”孟松一脸兴致盎然。

    张宇笑了笑,“是这样的,将军,我想在这边,依靠您的势力,咱们组一个大盘,专门搞赌石,到时候咱们搞个赌石节,一定能吸引国内外的富豪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