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疯批宿主他又被病娇盯上了 > 第28章 被六翼天使盯上了28
    ‘三千年后,尘封的大门将再度开启。

    届时。

    我的孩子,愿你们顺利回家。

    不论是堂,亦或地狱。’

    金色的流光在泛黄的羊皮纸上闪烁,形成一串串神圣的文字。

    而这,是最后一页。

    古老厚重的书籍在手中合上,暗沉的皮革封面上,隐约可见其名——堂之书。

    呵,无趣又讨厌的地方,谁要回去。

    衣着雍容华丽的男人轻嗤一声,满眼嫌恶地将书随手扔进了一旁的壁炉之郑

    虽然他知道,这样做也是徒劳。

    火焰并不能彻底销毁神明的造物。

    这本讨厌的书总是会一次又一次地回到他手中,像个扯不下来的牛皮糖一样,甩都甩不掉。

    叩叩叩。

    敲门声响起,外面传来侍从的声音:“教皇大人,您要的东西到了。”

    “进来。”

    教皇萨利,许多没见过的人,会将他想象成一副头发花白的老者模样。

    但事实上,是个非常年轻的男子,五官端正分明,身形匀称。

    岁月的魔法仿佛对他没有一丁点效用。

    自他从圣城出世以来,五年时间过去,面容、身材,甚至是一缕头发,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嘎吱。

    有些破旧的门被从外面打开。

    两名侍卫抬着一个黑色的大木箱,走进来,打开了盖板。

    教皇屏退了其他人,只留下一名贴身侍女,和一个穿着朴素有着一头褐色卷发的男人。

    他抬起双手。

    侍女会意地上前,为他褪下外袍与上衣。

    接着,教皇赤裸着上半身,趴在房间里唯一的床榻上,低声命令,

    “开始吧。”

    褐发男人看着木箱里安静躺着的白色羽翼,皱紧了眉。

    那个失去翅膀的使……该有多可怜啊……

    可想到还在使者手中遭罪的那一家无辜老,握紧的拳终是松开,拿起了早就准备在一旁的麻草……

    利珀城里,有一位技艺高超的易容师。

    不仅能改变容貌,还精通移换之术。

    身体上的任何一个部位、器官,他都可以将替代品严丝合缝地嫁接在躯体上。

    普通缺然经不住这样折腾,但不死人体质特殊,经过他巧夺工的拼接缝合,自愈后,与身体浑然成,看不出一丝痕迹。

    易容师的动作很麻利,没多久就完成了移植。

    麻草的效用消退。

    教皇恢复了力气,站起身,看向镜中的自己。

    洁白的羽翼在背后,自然张开。

    他兴奋又紧张地动了动背骨。

    和以往的每一次尝试不同。

    这回,他能清晰感受到翅膀成为自己身体可控制的一部分。

    翅膀也随着他的动作而缓缓扇动,不再只是个不能动弹的摆设。

    碧绿的眼眸中,染上一片欣喜。

    “你的手艺的确不错。”教皇十分开心地称赞了一句,对着镜子里的翅膀,满意地左看右看,“虽然过程有点疼。”

    但,结果是他想要的。

    也就不枉他特地跑这一趟。

    易容师看着教皇的后背上,正肉眼可见愈合着的伤口,问出了盘旋心中已久的问题:

    “明明你也和我们一样,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

    “我?和你们一样?”

    教皇转过头,看向易容师的眼神中,暗含着一种捉摸不透的情绪。

    一片翅膀弯至眼前,他伸手,迷恋地抚摸着上面柔软的羽毛。

    忽然,像是触及到心头一根尖刺,目光骤然发狠。

    羽翼猛地横扫,将易容师甩开,重重砸在墙上,歇斯底里地怒吼道,“不,不一样!我和你们,从来都没有一样过!”

    多不公平啊。

    都是那位神明创造出来的,却偏偏只有他,是残次品。

    易容师被撞断了脊骨,疼地两眼发黑,只能颤抖着趴在地上等待恢复。

    可教皇并没有轻易放过他。

    坚硬的靴子踩在背上,反复蹂躏着断裂处,闪着寒光的剑锋,在应该长出翅膀的位置游走。

    “我讨厌你们的翅膀。”

    虽然易容师还没有长出翅膀,但他知道,这个位置,早晚会有一双或黑或白的羽翼,带着荣光归来。

    教皇手中力道一紧,剑锋刺入皮肤,穿透肩胛骨,将前胸后背捅了个对穿。

    凄厉的哀嚎响彻这间简陋的屋,守在门外的侍卫却面不改色站得笔直,完全没有要入内查看的意思。

    直到屋内传来命令,他们才开门进去,将人拖出来,以对教皇不敬的罪名,吊在了广场上。

    教皇穿戴整齐,出门登上马车。

    “那个六翼使交给你了,别让我失望。”他掀开布帘,对着恭候在外的使者,“我不希望再听到这里传来什么令人生气的消息。”

    使者闻言,连忙半跪下身,开口保证,“教皇大人放心,我一定会为您献上六翼使,绝不会重蹈瓦伦纳的覆辙。”

    教皇的队伍离开后,使者立刻安排手下的骑士加强巡逻与防范,时刻保持警惕。

    瓦伦纳的那个傻子肯定是轻敌了,到手的东西飞了不,还搭上了性命。

    他麾下可是教会数一数二的骑士团,手里还握着一城的筹码。

    六翼使只要踏入这片土地,便绝无逃脱的可能。

    ————

    利珀城,曾经是一座不隶属于任何领域的孤城。

    没有城主,没有武装,周围也没有其他村庄城镇。

    就连离它最近的布恩瑞,也相隔了千里之远。

    为了隐藏六翼的身份,辞影和桑铭在布恩瑞边陲镇购置了马匹,由飞行改为骑马。

    抵达时,已经过去了十几。

    城外一处高地上,桑铭遥望着眼前的利珀城,皱起了眉。

    记忆中开阔可自由出入的城,如今筑起了高高的一大圈城墙。

    漆黑色的墙体,冰冷而阴森。

    宛若一座巨大的囚笼。

    不仅如此。

    从他们靠近这一片土地开始,就察觉到有几个身影,一直鬼鬼祟祟地在附近窜动。

    只不过,这些人似乎并没有要现身阻拦他们的意思,只是隐藏着气息默默跟着,远远地注视着他们,进城。

    城门戒备森严。

    守卫见到他们,没有任何的盘问,只是派了一人领他们去见使者。

    不算繁华的街道两边,居民们各自忙碌着自己的事情,看起来似乎和往常没什么两样。

    但他们的脸上,再也看不到以往那般快乐安逸的笑容。

    反而充斥着一种心翼翼的紧张,仿佛生怕做错了什么。

    一个坐在窗边,正在埋头织布的中年妇女,偷偷朝窗外的过路人瞄了一眼,目光中充满了同情。

    唉,又来了两个可怜的旅行者。

    进了这座城,就出不去了。